文化园地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园地

父亲

来源:保神项目部 王军    日期:2017-11-02    浏览次数:353  
  •     10月29日,我同财务部同事一起到施工,发放第一批农民工工资卡,现场异常火热,农民工手里拿着身份证,你推我挤,争着往前,等着签字、领卡,脸上都是挂着笑容,笑容里布满沧桑。一张张红彤彤的布满皱纹的脸,一下子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也是一名农民工。

        从我记事起,父亲平时就不爱说话,很善良,明事理。他每天背朝黄土面朝天,一辈了受了不少的苦,农闲时就到劳务市场找活儿,有时是修高楼大厦,有时是绑扎钢筋,有时也是修桥铺路,因为是劳务市场,父亲待过的工地比较多,就是凭着一双勤劳的双手,挣出了两个儿子从小学到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维持一家老小四口人的生活。

        父亲最开心的时候,是工地上包工头能按时发工资,这样,就能把钱寄回家,不会耽误我们一家老小的生活。有时,也往往不遂人愿,父亲也有被拖欠工资的时候,那样,我们一家子就又得紧一阵子,肋着裤腰带过日子。

        记得,小时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六年级放寒假的一天,快要过年了,父亲扛着一个蛇皮袋子从工地回来,脸阴沉沉地,进家门一句话也没说,母亲知道,是包工头又拖欠了工资。望着哥哥和我,父亲唉声叹气、闷闷不乐,眼见快要过年,这个年可怎么过?过几天,父亲不见了,听母亲说,是再回工地找那个包工头要工资了,父亲回来的时候,依旧阴沉沉地,只是这次更像暴雨来临的前夜,父亲一踏进门,就嚎啕大哭,老泪纵横,我害怕就躲进了母亲的怀里,母亲搂着我,一边安慰父亲,一边又像是喃喃自语地说,“没事儿,钱要不回来,年还照过,富有富的过法,穷有穷的过法”,那一年,我们过的特别寒酸。

        年后,因包工头没发父亲工资,直接导致我六年级下半学年的学费也无法按时缴纳,校领导同意往后拖一拖。但也是从那时起,我就恨极了那个拖欠我父亲工资的人,也恨极了像那个工头一样,所有拖欠民工工资的人。父亲半年的辛苦,到头来付诸东流,竹篮打水,无可奈何的嚎啕大哭也让幼小的我看到,原来美好的社会后面往往还有不为人知的辛酸的一面。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了现在的长江路桥工作,响应父亲的期盼,一直勤勤恳恳,努力工作,扎根项目一线,对工作怀着满腔的热爱。这些年来,也让我看到了一个负责任的国企在维护农民工权益方面所做的卓有成效的努力,在坚决保障农民工劳动权益方面的坚定意志和果敢决心。像我所在的保神项目部,就专门成立了民工工资支付监督管理领导小组,张贴农民工从业培训及工资管理告知书、设置投诉箱、公布举报电话。联合地方派出所、劳动稽查大队和银行开户机构,实现对协作队伍多方监管。要求协作队及时上报民工花名册、签订劳动合同、办理工资卡等资料。明确计量结算时,优先支付民工工资。实现了“下面千条线、上面一根针”的良性管理局面。

        每当夜深人静时,躺在床上一直想,父亲每天承受着被包工头骗取血汗钱、拖欠部分尾款的压力,啥时是个头呀,如果所有的企业都能像我们长江路桥这样,心系一线民工,知民工疾苦,办实事、解难事、做好事,那该多好!那样,至少能成就一个个农民工孩子的“大学校园梦”。

        知恩于心,感恩于行。对于父亲、对于公司,给我更多的是爱和关怀。我爱我的父亲,因为父亲养活了我们一家老小。我爱我的公司——长江路桥,因为公司给了很多像我父亲这样弱势的社会群体足够的保障和关爱,也深深地影响了我,给我带来了很强的正能量!